爬墙党,更文自留地,各种雷设定,跳坑慎重

© 风油铛
Powered by LOFTER

[霄青]缠

*古早文重发,依旧文案式短平快。

*淋头式狗血请接好。

*没有打tag的习惯请见谅_(:з」∠)_

 

1.

那一日东海的海面突然冲出一团火光,映红了整片天空。

那一日一个魔突然造访了鬼界,却什么也没做,直直的奔向了轮转镜台。

    

    

2.

……没有。

哪里都没有。

    

玄霄有些懊恼的收了羲和,下了轮转镜台朝奈何桥旁那个老妪走去。

“人呢?”

他将羲和直指向已在奈何桥头站了千万年的孟婆。一时间,周围的那些小鬼都为孟婆捏了一把汗。

然而当事人只是一如往常的搅着汤锅,连头也没抬。

    

“……早走了。”

“他听说你要在东海关上千年,就决定不等你了。”

“……至今他已轮回不知几十次了。”

    

玄霄恨恨的放下剑,明显的咬牙切齿的声音。

“好你个云天青……”

他转身正欲离去,却听到身后一声幽幽的叹,接着是那孟婆带笑的声音。

 

“……只是他每一世都偷偷倒了我的孟婆汤,白白糟蹋了我熬那么久的心血。”

玄霄的身影一顿,随即转过身来朝那孟婆作了一揖。

    

“多谢。”

接着是一阵剑光。

孟婆看着玄霄离去的背影,只是笑着又叹一声。

 

 

3.

一个少年盘腿坐在东海岸边,撑着头止不住的唉声叹气。

    

“师兄你什么时候才出现啊……”

他有些不耐的挠挠头,扭了扭身子又继续保持着最初的姿势。

    

已经不知道过了几十世,只是他每一世都会到这东海来。最初是想尽办法到达海底的结界,到现在只能坐在海岸干等。

——没办法,谁叫他越往后转世这修仙之事就变得越渺茫呢?

到最后,就连那基本的五灵之术,都变为了曾经的传说。

    

少年有些苦恼的笑笑。

……怕是师兄早认不得我了吧。

经历千年的沧海桑田,世间早已是物非人非。

然而他却还是等他。

    

孟婆曾问过他何苦。

他只是挠挠头,却答不上来。

……理由早已经不是一句对不起。

恐怕他对他师兄的痴缠,已不是一句对不起能解释的了。

    

    

4.

玄霄搜遍了整个青鸾峰和琼华旧址,却还是找不到要找的人。

却在曾经的太一仙径上遇到了故人。

    

慕容紫英为玄霄斟了一杯茶,随意入座在玄霄旁边。

玄霄不由得暗笑,心道这最守规矩的琼华弟子,经历了那么多的沧桑事变,却也将那些规矩看淡了。

不过一会,听到门外有剑气划破空气的声音。慕容紫英一扶额,开了门对着外面的人就是一顿吼。

“云天河!跟你说过现在这个时代不能御剑,你听不懂吗!”

“紫英,大哥真的回来了吗?”

 

然而对方恰到好处的忽略了他的怒气,直直的冲进门就朝玄霄的方向撞去。

“大哥!真的是你!”

跟在后面进了屋的慕容紫英看着那人天真的笑容,只能硬憋了那口气,再一次扶额。

 

而玄霄,见到云天河重见光明的眼睛有些惊讶。

他人虽在东海,但琼华坠落后的事,还是多少听那些守卫神将说起过。

“天河,你的眼睛……”

“复明了……是紫英的功劳呢!”

接着云天河便拉住玄霄,开始絮絮叨叨的说着紫英有多厉害,是怎么消了自己的天劫的。说的慕容紫英忍不住侧目,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晕。

然而过了一会他又似想起了什么似的。把目光转向了玄霄。

 

“若是说寻云前辈,师侄倒是觉得,还有一个地方可以一寻。”

“他是为了何人而转世,自然就会去那人在的地方,等他生生世世。”

 

玄霄恍然大悟。

后来的云天河有些消化不能的看着这两人的对话,挠挠头直说怎么又扯上爹了。

然而玄霄也懒得跟他解释太多,唤了羲和就匆匆告辞。

 “天河,大哥改日再去看你……你这茶,我日后再来喝。”

后半句是对慕容紫英说的。玄霄说完便捻了个剑诀,霎时剑光飞起,人就消失在慕容家门口。

慕容紫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个曾经的师叔御剑而去,又看了看某个刚才有着同样行为的人,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庆幸,还好这儿地方偏僻,又布了结界,想也没人看得到。

……当然,若是那些客机经过时有乘客看见有人在天上飞,那就与他慕容紫英无关了。

 

 

5.

又是一日。

那少年提了一壶酒,悠悠然坐在东海岸边,继续着他的等人行径。

他想着若是这一世还等不到那个人,他是不是就该放弃了?

可是转瞬一想,他都等了这么久了,现在放弃,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以前耗费的那些光阴?

还是等吧……

少年揭了了壶盖,一大口酒灌下去,却是一点事没有。

     

……只是可惜了那些孟婆汤,被他倒了都不知道多少回。

拍拍头,他有些懊恼的东张西望了一番,便又托了腮看着远处的海面沉默不语。

     

“……云天青,你过得不错嘛!”

忽而背后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少年僵直了背,却不敢转过去。

怕是一转身,就犹如多少世以前的幻影一般,只是空欢喜。

     

“怎么不转过身来?这么怕看到我?”

那个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甚至能感觉到人就在身后,他周身蔓延的热度。

然而云天青还是不敢。

     

直到那个声音的主人绕到他面前,伸了手捧住他的脸,他才一脸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玄霄依旧是一副冷冷的样子看着他,眸子里却闪着异样的光,让云天青的心一颤。“这么怕见我,又为什么要生生世世的守在这等我呢……”

 

云天青看着面前的玄霄,才终于张开双手紧紧拥住了他,声音哽咽。

“师兄……”

    

    

6.

“如何?这次是我赢了。”

奈何桥边,批了黑斗篷的老妪温温的看着同样披着黑色斗篷的阎王,只是微笑。

 “……罢,罢。天帝那边我与他说便是。”阎王与孟婆对视良久,终是认输的扭开头,“只是他们这生世痴缠,何时才能归得了本位?”

孟婆却笑,搭了柴开始生火煮汤。

     

“……我倒觉得,他们这样更好。”

“生世痴缠,总比天命为敌强。”

    

“也是。”阎王意味深长的看了孟婆一眼,不再说什么的离去。

    

    

7.

在人类的神话中,天帝手下曾有个轩辕氏。

    

人都知道轩辕氏带领天兵打退了蚩尤的兽群,并亲手杀死了蚩尤。

 

但是没有人知道,轩辕氏死后,曾在奈何边托付阎王许他三生三世,去还那蚩尤。

只是到最后,连轩辕氏自己都不曾料到,这三生三世,竟衍生成了生生世世。

 

不过就算他知道,也已经没有关系了。

这世上早已没有了那个神祗和那个兽王。他们只需知道,他们的痴缠,还未结束。

只此足矣。

 

 

-----End-----


评论 ( 3 )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