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党,更文自留地,各种雷设定,跳坑慎重

© 风油铛
Powered by LOFTER

[霄青]还心

*古早文重发,文案式短平快。

*刀,刀,刀。重要的事说三遍。

*有微玄夙情节,慎入。

*都能接受可以往下看了。



1. 

你累么?

我不累。

    

你悔么?

我不悔。

  

 

2.

他在东海待过不知多少个昼夜。

再出来时,世间早是物非人非。

    

 再不见昆仑山巅天光流转。

 再不见太一仙径云雾悠缠。

    

他闭上眼走的决然。

    

没有回头。

 ……因为已没有可以令他留恋的事物。

 

 

 

3.  

鬼界的天空是一成不变的灰黑。

 他靠在奈何桥边逗弄着不知从哪出现的黑色蝴蝶,眼中流光明灭。

    

忘川水。奈何桥。

    

他看着手中的黑蝶越飞越高越飞越远,收回手轻轻发出一声叹息。

 ……师兄。

    

我帮你寻回夙玉……可好?

 

 

 

4.

他在青鸾峰上定居下来。

    

莽撞无知的少年早不知轮回到了何处,一直陪伴着他的白发剑仙业已去了他该去的归处。

他终是没有见到那个孩子最后一面。

 

……本就只有一生的缘分。

了结了,自然再无下世。

 

 

 

5.

“师妹。多年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

“多谢师兄夸奖。”

    

他抱着胸笑的一脸春光灿烂,她微微欠身向他行了个礼,脸上也噙着一丝微笑。

仿佛回到多年以前,他们尚还是琼华弟子的时候。

    

身侧,却是忘川水,不知停歇的往前奔流。

 

 

 

6.

他从床上恍然坐起,惊出一身汗。

 屋外的月光透过窗柩照射进来,有些冷。

    

寒月夜,伤别离。

梦中那人悲伤的笑着离去,只给他留下一个萧瑟的背影。

    

 他却抓不住。

 

 

 

7.

 你累么?

 我累了。

    

 你悔么?

 我……不悔。

 

 

 

8.

“……是你。”

“师兄,好久不见。”

    

 他打开门,看到她的一身素白,巧笑嫣然。

 心里的某个地方突然被狠撞一下,疼了起来。

    

“……先进来吧。”

 他侧过身为她让出一条路,却看着她身后的一片虚空,终是无言。

    

    

    

9.

鬼界最近一直流传着一个女鬼被阎王放回去还阳的事件。

然而过程究竟怎样,却无一人知晓。

于是流言蜚语开始传了出来。什么阎王是看上了女子的才貌所以动了恻隐之心,什么是有人以轮回的机会给那女子交换了还阳的机会。

总之,什么样的说法都有。

 

这些传说被鬼差说给奈何桥头新来的孟婆听时,对方只是举起手里的瓢照着他的头砸了下去。

“小兔崽子,不好好做事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作甚!”

鬼差只得捂了头,跳开几步朝那人喊:

“这么凶,你这孟婆怕不是女人吧!”

随即是瓢啊碗啊什么的铺天盖地的就下来了。

 

“你管我是男是女,还不赶快做事去!”

    

于是鬼差们又有了谈资——讨论那个新来的孟婆究竟是不是男的。

 

 

 

10.

他望着她摆出的四副碗筷,沉默的走到桌边坐下。

 

他和她面对而坐,空着的座位,自然是他和他那个温厚懵懂的儿子的。

    

除去给云天河预留的座位,他和她坐着的格局,俨然是琼华时代他们三人所习惯的样子。

 

仿佛三人之中,从未有人离去。

 

 

 

11

 忘川水依旧不舍昼夜的向前流逝。

 他听着远处天空传来的呜咽,笑着叹息。

    

 也不知今日的饭菜,夙玉有没有给他预留一份?

    

又忆起琼华时期,他们三人同桌吃饭时,他必然是坐在他的身边。而夙玉,则在他们的对面看着他对他胡闹,然后低头浅笑。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

 他低了头,垂下眼嘴角弯出弧度。

  ——一定会留的……夙玉那么疼我。

    

 远处的呜咽声越来越大,伴着从冥河飘来的元宝纸钱。

 ……今日,是清明。

 

 

 

12.

他看她侧身躺在床上安然入睡,握了羲和一道剑光向着西方而去。

他不是想负她。

他只是想问他。

    

 ……为何连夙玉都回来了,你却不归?

    

他不知道,他走以后先前还在床上熟睡的人坐了起来,望着他去的方向。

 终是一声叹息。

 

 

 

13.

他去了鬼界,却没在该见着他的地方找到人。

他不知道他是不再等了,还是等不下去了。

    

奈何桥头依旧人头攒动,排着队等那一生一次的孟婆汤。

他经过那里,看到站在汤锅前披着黑斗篷的人转头向他望来。

虽然看不清眉眼,但他大约是朝自己笑了的。

    

 罢,罢。

许是缘已尽。

他最后再朝奈何桥头望了一眼,不带任何留恋的离开。

    

他放下汤瓢,有些不耐烦的打发了没有领到汤的群鬼。

    

他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奈何桥头,也不知为何夙玉没有跟在他身边。

不过知道又如何。

 终究……缘已尽。

从决定不再等待开始,从决定带回夙玉开始。

    

他以自己的自由为交换,换得玄霄和夙玉的永生永世。

从此羲和望舒共舞,中间再不会插着个云天青。

多好。

    

终是还君吾心。

终将此梦永无。

 

 

——师兄。我再不负你。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