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党,更文自留地,各种雷设定,跳坑慎重

© 风油铛
Powered by LOFTER

【搬坑企划第二弹】《回到起点》【霄青本《还空》预祝完售贺文

RT可知,CP霄青

以《还空》本里历史猫的《浮云生》一文为背景的同人文衍生文,所以属于二次创作的二次创作【啥

在文后的PS会一并放出,证明当时的我是多么的二和中二【咦

顺说,本文除了预祝完售发给历史猫本人看过之外,此次是首次在网络放出。

 

以下正文:

 

回到起点

玄霄这一关,就过去了八百年。

 

手上的枷锁被解开的时候,玄霄扯了扯嘴角,想像从前那样浮出一个冷笑,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在东海的八百年,清心寡欲,潜心静修,反倒助玄霄炼成了散仙之体,从此不老不死。却也磨尽了他的棱角,磨去了他的狂放自大,收敛了曾经满身的锐气。

然而现在看来,这仙人之身,却更像是对他的一种讽刺。不老不死,却没有一人与他相识相知。曾经身边的人,天河,夙玉,夙瑶,太清……他们都一个个相继入了轮回,只剩下他一个,还有他身边的那柄剑——羲和。

 

也许还可能有个云天青。

浮出这个念头的时候玄霄苦笑。他这个师弟他清楚得很,以前在琼华的时候,云天青是最没有耐性的。修炼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偶尔耐不住清修的苦,就偷跑下山去带些小吃酒水,最后被师父或是自己轰进思返谷。对战妖界的时候也是,突然就带着望舒的宿主跑掉,害自己走火入魔被关进禁地19年。

玄霄自己也觉得惊异。曾经让自己满怀恨意的事情,现在想着竟也只是失笑。然而照这么看来,云天青是决计不会再等下去了。当初本就是自己骗他上的山,带着夙玉离开是为天下苍生,云天青没有什么做错的,是自己执迷不悟。能在鬼界等上二十年已是不易,更何况现在已经过去八百年?

独自等待的苦玄霄很清楚,所以依云天青的性子,就算他真是下了决心要等,怕是等过百年就已到极限了吧?

这么想着的玄霄,也不知自己心里是期待更多,还是失落更多。

 

没有了升仙的夙愿,只剩下自己的玄霄,带着他的羲和开始四处游历。他先是回了琼华原址一趟,曾经仙气萦绕的神地早已在云天河一剑之下不复存在,那里被重新开辟,成为了边疆与中原来往的贸易集中地;然后他又去了云天河从小长大的地方——青鸾峰。

青鸾峰下的太平县,民风淳朴,风景秀丽,倒的确像是能生出云天青这样的人的地方,玄霄在那里逗留了半日,才上了青鸾峰。如他所料,纵使有神龙之息护体,云天河也已去世多年。他在山上寻了一会,却没有看到天河几人的坟冢,只是觉着这青鸾峰上灵气逼人,山下紫云架又有小妖猛兽相护,难怪天青和天河最后都选择隐居在这里。然而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斯人已逝,只留下他,仿佛绕了一个大的圈子,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

原本他就只是一个人,现在也只是恢复到了当初那个状态而已。

 

又在青鸾峰上走了一阵,玄霄突然感到崖边一阵强大的灵力,与这山上的灵气又有差别。走过去探知一会,竟是一层结界,挡住了这头与那边的联系。

玄霄心念一动,抬手画出一串符号,随之解开了结界。

结界那头的景象令玄霄一惊,竟是一座保存完好但明显年代久远的木屋,以及屋外的两座坟茔。走近再看,一块碑上刻着“爱妻韩菱纱之墓”,而另一块竟是无字碑。不过想来也知,这应该就是天河的墓。

玄霄在墓前站了一会,只叹当年明明说好要再见天河一面,结果竟是他食言了。然后他推开木屋的门走了进去。屋里的摆设还如同当年那样,就连外间熄灭的柴火灰堆都还在,可想而知结下结界保护这块地方的人的良苦用心。

绕过木屋便是后山,除了植物生长的越加茂密之外,这里也明显保持着八百年前的样子。过了瀑布便可看到一处山洞,只是洞外的藤蔓缠绕,将洞口遮的严严实实。然而即使是这样,洞内还是有一股明显阴凉的气息往外渗,再靠近些,玄霄腰间的羲和突然一颤。

低头看一看羲和,玄霄没有再犹豫,一掌将碍事的藤蔓摧毁得一干二净,继而大踏步朝洞里走去。只是越往深处走,玄霄的心里就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羲和的颤动也越加明显。等到进到里洞,只是看到一堆废墟,有些触目惊心。

玄霄有些失望,正打算往回走,却听到身后一声冷喝:

“来者何人,竟敢打扰吾主!”

回头一看,竟是当年在琼华禁地常用的符灵。玄霄顿时感到无比怀念起来。

然而符灵终究是没有感情的使役灵,面对陌生的入侵者,它恪尽职守的发动攻击。玄霄有些遗憾的一个火咒摆平了符灵,瞬间整个石洞开始震颤,玄霄避开了落下的石块,再看去时,望舒正插在被废墟封住的路口,一闪一闪发出幽蓝的光。

腰间的羲和突然震颤不止,从玄霄身上飞出,望舒亦从地上飞起。两把剑升至半空,蓝红的光芒交相辉映。此情此景,却让玄霄想起八百多年前网缚妖界时的卷云台。

所幸这个石洞并不是第二个卷云台,这里也没有什么妖界,更没有可以供望舒寄宿的宿体。玄霄皱着眉头看着满地的乱石被引导着飞到两边,原本被堵住的洞口显现出来,却不知为何,突然就没了往里走的勇气。

 

“玄霄师叔!”

就在此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玄霄回头,果然是慕容紫英。

“师叔,好久不见。”慕容紫英上前两步,正打算行礼,却被玄霄拦住。

“你早于我修成正果,若论成仙时间,我该是叫你一声前辈才是。”

闻言慕容紫英抬头,见玄霄眼里满是了然,原本担心玄霄是为了望舒而来的警惕心松了一分。

“我早猜到这结界是你布下。多年不见,你的法力增进不少。”

“师叔过誉,紫英只是略尽绵薄之力,为天河留下一点纪念。”

“哦?”

玄霄挑了挑眉,不置可否。慕容紫英只得苦笑。

……什么留作纪念,人死无念。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又还能有甚纪念?将这个地方用结界护住,其实是私心为重。

只盼一人孤寂之时,能有个可以寻求回忆的地方,聊以安慰。

玄霄当然明白慕容紫英的心思,却也不点破。他选了琼华和青鸾峰作为游历的首选,究竟是为何,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废墟之后究竟是什么地方?”竟值得用符灵镇守,还以望舒为印。若今日没有羲和为伴,他想打开这洞口,实属不易。

慕容紫英愣了一愣,讪讪将目光转移开去。面对玄霄的询问,他踟蹰一会,慢慢开了口:“……是云前辈夫妇的安息之地。天河临终前再三叮嘱我要守好这里,所以我才出此下策……师叔?”

玄霄瞪大了眼,口中无法言语。

他自是知道云天青和夙玉去世多年,却不曾想,两个身中寒毒之人,竟会选择在如此寒凉之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玄霄走进洞内,两具冰棺显现在眼前,那冰棺由寒月冰魄铸成,其阴冷程度不比当年困住自己的寒冰低。玄霄看着这两具冰棺,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天青,天青。你竟是选择用这种方式来陪我么?

慕容紫英见玄霄神思恍惚,心中也是倍感凄凉。过了一会,似是想起了什么道:“玄霄师叔……不去看看云前辈么?”

玄霄又是一愣,有些无法置信:“天青他,没有去投胎?”

“是。前日紫英去送……天河投胎的时候,云前辈还在的。”

 

——天河也曾劝过云前辈,让他不要再等……

——云前辈说他说过你一天不去他一天不走,我们谁也劝不了他……

——师叔念在曾与云前辈一场师兄弟的情份上,好歹去看看他吧……

 

慕容紫英后来的话,玄霄没有听进去。

他只叹自己记得云天青事事不喜麻烦的个性,却忘了这个人一旦决定了什么,也是倔强到死的。从前可以为了两只小妖与他刀剑相向,更何况是守在奈何桥头这么多年?

玄霄也不知该是叹云天青痴,还是云天青傻。

只是他心里明白,纵使横在前面有再多阻碍,他也是要去鬼界的。

去劝某个死心眼的人放下,去斩断那剪不断理还乱的一团乱麻,去将一切回归原点。

回归到,玄霄不曾与云天青相遇,孓然一身,遗世独立的日子。

 

后来玄霄去了鬼界,却没有如想象中的将云天青劝去投胎然后从此一人孤身于世,反倒是鬼界群鬼如同欢送一般将他和得到阎王送了肉身还魂的云天青送回人界。面对此情此景,玄霄也只能感叹他这个师弟胡闹的手段之高明,连阎王都怕了他三分。

而现在,玄霄和云天青回了青鸾峰隐居,玄霄又在紫英的结界之外加了一层更为坚固的结界,让外人无法打扰他们。

然而即使如此,他们的生活依旧不可能平静如水。比如……

“云、天、青!你又跑出去装神弄鬼的吓人!给我去后山好好思过!“

“师兄……”

“撒娇也没用!”

“师~兄~”

“云天青!”

青鸾峰的今日,依旧不为人知的热闹非凡。

 

两人在青鸾峰上笑笑闹闹,偶尔结伴出行。也去过云天青曾提起的那个四季如春,盛产美酒的西域,然而世间变幻,那里早与传说中的样子大相径庭,看的云天青直言可叹。

但无论沧海桑田如何变化,也有改变不了的地方。玄霄虽是不说,云天青却也明白,从此之后,有云天青的地方就有玄霄,有玄霄的地方也一定可以看到云天青。他们仿佛回到当初在琼华的日子,无论在哪,两人总是结伴而行。

是谁说,这样的日子不是回到起点?

只是这一次回去的地方,不再是孤零零的形单影只罢了。

有君相伴,此生无憾。

 

 

-完-

 

 

 

 

请叫它后记阿鲁  原本阿猫一开始跟俺说预定50本已经达成的时候就计划着要写篇贺文了,结果那会临时被学校社团抓壮丁于是变成“额……那就等预定70本达成的时候交上去吧”,然后等70本达成的时候……“阿鲁,最近好像有点忙诶……那就等80本的时候再交吧”……然后的然后,预定截止的时候:“啊啊……没灵感啊,怎么办?”所以现在这算是预祝完售贺文?【使劲踹……你个拖稿娘748748748!!!

于是说这篇文是以阿猫的《浮云生》为背景生产出来的……请暂时称之为同人的同人吧【再踹……】生出这个废柴孩子的起因是“阿猫乃不是亲妈么为毛后妈了TAT”……于是……俺这算是亲妈?【个头啊混蛋!这是废柴文啊废柴文!混蛋!】

虽然有尽力保持跟阿猫的风格接近……不过明显是失败了ORZ……俺就是个废柴ORZ……【往死里踹……废柴还敢拿人家的文来毁?!】阿猫俺错了俺真的错了……

 

评论 ( 2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