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党,更文自留地,各种雷设定,跳坑慎重

© 风油铛
Powered by LOFTER

没看到人写只好自己割腿肉系列(三)

季播剧+盗笔+沙海同人,设定季播剧发生的时间在沙海后,吴邪失忆,大家设了一个庞大的局帮他找记忆【短小的一更……】

(二)黎簇

其实一开始被支使着去“重新认识一下”吴老板的时候,黎簇是拒绝的。

然后可怜的刚刚迈过成年人这道门槛的簇簇就“duang”地一下被花儿爷敲了脑门儿。

“又不是要上刀山下火海,少在那叽叽咯咯的!”花儿爷大手一挥,黎簇就连人带铺盖一股脑儿被扔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德国。

直到他抱着行李铺盖可怜巴巴地蹲在路边被吴邪捡着,黎簇才终于回过神来。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黎簇一定会抓住机会脱口而出——“不会歪果话啊!花儿爷!”

当然,以上这些抱怨,黎簇都只敢在心里吐个槽。

还是趁着夜深人静没人注意的时候。毕竟对上某张姓非人类和某解姓霸道总裁,黎簇自认为肯定完败。

总之悲催的黎簇就这么因为一次儿戏的抽签,被发配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大德国。终极的任务是“认识”吴邪,并且拐带吴邪……

咳,不对,应该是带着吴邪找回记忆。

他都不想提和吴邪互相认识时的那段囧事儿了。

”你叫嗨少?“

”啊。“

”就叫嗨少?“

”对啊。“

”那你姓什么?“

”姓嗨啊。“

然后化名嗨少的黎簇收到了吴邪”你当我傻啊“的鄙视一枚。

最无语的是,尽管吴邪口口声声不肯相信他姓嗨,然而却已经从行动上表现出他对这个设定接受良好了。

以后每次黎簇想起来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扶额。

黑历史好嘛!

这时的黎簇早在道上打出名气,确实是没人再敢用年纪来衡量的人物。

于是既然是要“重新认识”,那么真名肯定就不能用了。

——这就是“嗨少”的由来。

不要问为什么要叫嗨少,这个问题黎簇建议大家去问问张海客。

然而不管过程如何艰辛,结果总归是喜人的,嗨少终于和吴家小三爷接上头,成了住在一块儿的邻居。

关于这件事,簇簇拒绝承认全靠他发挥了死缠烂打的精神。

然后簇簇终于知道了为啥吴邪会在道上得了个”小天真“的外号。

”那不是天真,那是傻逼。“簇簇刚刚发表完对格盘重来的吴小佛爷做出的评价,就收到了一左一右两尊大佛的男子双打。

这两尊大佛一个姓张,一个姓解。还好胖爷不在,不然恐怕就得是三打。

簇簇还觉得挺委屈。毕竟干他们这行的,什么时候见过人天天把上交国家挂嘴上啊。

说着又挨了花儿爷一顿削。

然后簇簇闭嘴了。

因为他想起来把小三爷整傻逼了的是自己。谁叫吴邪头疼如何回收古董的时候,自个儿非得在旁边嘴贱,提什么上交国家呢。

偏偏财大气粗的花儿爷还喜欢惯着。

既然吴邪想上交国家,那就支持着给他几件东西上交国家呗。

300亿都是说丢就丢,何况那点宝贝。

反正,只要吴邪高兴。

黎簇一想到花儿爷和张大爷提起吴老板那表情,也就什么怨言都没有了。

不就是陪着装装傻逼嘛,以前自个儿犯中二病的时候,不是更傻逼的事都干过?

——所以说这个唐卡和这个牛头又是什么鬼……

黎簇接到解雨臣的电话的时候,他和吴邪刚刚知道两人的毕业设计和论文都已经通过,正在讨论怎么庆祝。

然后花儿爷任性地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开门,收货。“

被吴邪盯着,黎簇立刻进入嗨少的状态,满脸懵懂:”啊?“

然而花儿爷没有再说第二遍,就任性地挂了电话。

与此同时,敲门声想起。

吴邪去开门,却没看到人,只有一个一看就打包地很任性的包裹。

——不是吧?这么快?

黎簇还存着一丝侥幸,万一是别的快递呢?

然后他就一眼瞄到了吴邪手中的小纸条——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说不是张海客的手笔他特么黎簇俩个字倒过来写!

于是只好认命地拆箱子,收货。

然后黎簇就疯了。

——几位爷,造假能造的更走心一点么 ?

【未完】

_(:з」∠)_这蛇精病和七零八落的文笔……

_(:з」∠)_我的作文天赋已然喂狗……

_(:з」∠)_和基友商量了估计慢慢到后来的内容就会脱离剧版了,总之CCC是要发便当的,嗨少是要乖乖当回黎簇的,所谓吴邪内心的OS这个设定是什么鬼我就当没看见了……
















悄悄说三叔真的需要好好了解一下视听语言了,真的。

评论
热度 ( 3 )